钉跟机 | 后跟定型机 |从鲁班到庖丁,从意匠到哲匠

产品分类

  • 电话: 0086-020-36092262
  • 联系人:邓洪国
  • 传真:0086-020-36091707
  • 地址:中国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均禾街新石路68号
从鲁班到庖丁,从意匠到哲匠
来源: 广州市大鹏机器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: 2018-10-09



中国是一个手工艺大国,其鼎盛且不可超越的时代,是春秋战国。


那是一个充满竞争的时代,当然也是一个崇尚自由的时代。因为,如果没有自由,就不可能有充分的竞争;而如果没有充分的竞争,人的活力、雄心和创造力也就不可能被充分激发出来,真正的巨匠当然不可能产生。


那个时代,想想都让今人激动不已:学者要竞争,谋略家要竞争,商人要竞争,工匠要竞争,政客要竞争,军事家要竞争,就连王侯也要竞争,真的是“百家争鸣”。竞争的结果,最优秀的人才“脱颖而出”。


我所见过的最匪夷所思的工艺品,都产自那个时代,空前绝后。那是产生鲁班的时代,那是称大匠为“哲匠”的时代,那是一个手艺人可以结社,建立“兼爱非攻”的和平主义理想学派“墨家”的时代。


那真的是一个匠人的时代,匠人精神弥漫于列国,充斥于各行各业。



汉字“匠”造得有意思。


“斤”,是斧头,代指所有工具。


“匚”,是一段木头,代指所有被加工的材料。


用斧头砍进木头,砍出一个有设计的形状,这个工作叫“匠”,做这个工作的人叫“匠人”。因此,这是一个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并重的工作。在这个行业里也有分工,有人偏重于设计的脑力劳动,用嘴指挥大家共同完成一项工程。这种手口并重的匠人就是“哲”,手持斧头,且滔滔不绝。所以,哲人,最早也不过是能说会道的匠人,比如公输班,鲁国的大木匠、工程师、建筑家、设计家、桥梁学家、兵器学家。还有墨翟,也就是墨子,墨家学派的领袖,他不满足于只是设计宫殿,他还想设计天下,设计人们的思想观念。


“哲匠”,多么美好的一个词。由此派生出“哲人”“哲学”“哲思”“哲理”等高大上的名词,但不要忘记词源学所揭示的演化路径:由手到口。



“哲”字由手到口,其实中间走的是心。匠要动手,但必须走心为了强化这一点,先人又在那个匠人时代创造了一个名词“意匠”,创造了一个词组“意匠经营”。


“意”字是“心音”二字的组合,默默地在心里说话,也就是思维,尚未说出口,就是“意”。“意匠”的意思,说白了,就是动手之前,动手之中,要动脑子。你不一定会成为“哲匠”,用口去指挥大家;但你必须是一个“意匠”,一个走心的手艺人,一个有想法、会设计的工匠,心手相应——想得出,也做得出,想得到,也做得到,而且,别出心裁。这就是“意匠”:心在手先,心手相应,心灵手巧。


把“意匠”和“经营”组合到一起,说明这是一项复杂的劳动,除了有创意,有手艺,还要有设计,有谋划,有管理。事实上,手艺人,工匠,就是古代制造产业的从业人,他们经常是生产者和管理者的合一,光做“意匠”,不善“经营”,也成不了一代哲匠。



最耐人寻味的,是春秋战国时代,哲人对匠人的观察,以及观察之后的思考。

一部《庄子》,说了好多匠人的故事。


“解衣盘礴”是赞美那个在国王召集的御前创作会议上,敢于迟到、旁若无人、在别人舐笔和墨时竟然脱衣裸体的画家,不畏权贵、我行我素、自由自在、无所拘束的精神状态。


“庖丁解牛”是赞美对业务精熟到“不见全牛”,“不以目视而以神遇”的境界,在自己专业领域里“游刃有余”的能力。这种精纯娴熟的能力,不仅建立在对对象(牛)的结构与质地的深刻全面细致的了解上,也建立在对自己的工具(刃)熟练掌握到得心应手的程度上,还建立在庖丁自身极好的身体协调能力上,他能把“解牛”的过程弄得像一场优美的舞蹈,旁人享受,自己也娱乐,而且对自己的“表演”又自信又自豪。


“承蜩者”是赞美那种“凝于神”的高度专注,只有在这样的高度专注中,蜩—竿—臂—人,才能连为一体,除此之外的整个宇宙不复存在。


“运斤成风”的故事是探讨一种极致的心理状态,只有在这样的心理状态之下,才可能完成把利斧舞得虎虎生风,去斫下一个活人鼻尖上的一抹垩这样匪夷所思的行为。这种心理状态,其实就是排除一切干扰的能力,这样的话,运斤时心里空空荡荡,干干净净。


庄子说的这些故事,用今天的话表述,就是专业主义激情。

为了达到这种专业主义激情,他甚至说要“绝圣弃智”,要“呆若木鸡”。

在斗鸡中最后胜出的,是那只呆呆的、木头一样的鸡。因为,只有它,完全达到了庄子要求的保有专业主义激情的状态。



呆若木鸡的状态,另一位哲人老子把它说成是“大巧若拙”“大智若愚”。


孔门三千弟子,最聪明、智商最高、可能比孔子还有智慧的人,是颜回。但颜回“终日不违如愚”,每天对老师的言行不质疑、不反对,像个呆子一样。其实,他呆呆的时候,已经在心里举一反三,闻一知十,自己给自己正反合过好几轮了。


李可染说,他的老师白石老人画画的时候就好像一个不会画画的人。他总是把纸折来折去,站在画案前发呆,下笔很慢。李可染说,我的老师从来没有“一挥”过。


李可染自己作画时,要排除一切干扰,连画室地上一根小针,一片纸屑也一定捡拾干净。画前一定用铅笔画出很精细的小稿,光影明暗浓淡虚实全都设计得清清楚楚。画完后,题跋落款钤印的位置,一定用小纸写出好几个样式,在画上反复摆放,直到找到最恰当的位置,方才落款钤印。


当李可染的弟子们联袂去日本展出时,请老师作个序,李可染便写了篇《“苦学派”画展序》。他自己画了大半生的水牛,晚年给画室起名为“师牛堂”,他崇尚牛的“力大无穷,气宇轩宏”,“稳步向前,足不踏空”。


无独有偶,张仃不让自己的子女学画,原因是他认为子女们都太聪明。他认为聪明人学不好画,因为聪明人总爱比较,左顾右盼,瞻前顾后,很随意就改换方向,没有定性,也没有长性。聪明人机巧,机巧的人学东西快,但投机心理强,而且耐不住寂寞,走不了夜路,也走不了远路。儿子张郎郎画画,他从不指导,直到有一天,他看了郎郎几幅彩墨装饰画,才说了一句:“你这几根线条画得很生拙,不油滑,可以画下去。”他曾对我说过某青年画家身上天生有股拙气,应该画得出来。他给艺术家题字,写得最多的是“寂寞之道”和“叩寂寞而求音”。谈到那些伟大的艺术家,他总是特别提到他们对艺术的执着和惊人的工作量,他说过,一个优秀的艺术家,首先是一个劳动模范。



匠人精神,如今在日本传承不衰。”一生只做一件事“,匠人所传承的恒久与执着精神,有力塑造了世人眼中的大和民族国民性,使得日本成功向世界输出了”匠人精神“。在日本当今社会生活中随处可见匠人品质,他们在所有造物身上打下的令人动容的细节,让日本匠人的风采随处可以领略,然而,从鲁班到庖丁,匠人精神曾经在中国盛行。


圣人云:”礼失而求诸野。“看看日本,看看过去,在前后左右的观照对比中,”中国人有所思“。


广州市大鹏鞋机有限公司主营产品为鞋厂流水线,立体流水线,钉跟机,后跟定型机,制鞋整厂设备,前帮机,后帮机,削皮机,意大利鞋机,奥玛科鞋机,德士隆鞋机。

订购咨询热线:13924236998



全国服务电话:
+86-020-36092262

电话: +86-020-36092262 +86-020-36092263

传真:0086-020-36091707

邮码: dhg@rocmachine.com

手机: 13924236998

Email: dhg@rocmachine.com

中国广东省广州市白云区均禾街新石路68号

版权所有:广州市大鹏机器有限公司 | 备案号:粤ICP备08110729号-1
技术支持: 美中鞋业网 (管理登陆)